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將軍頌第10章   激戰劍氣:冥月五斬

    第10章   激戰劍氣:冥月五斬

    作者:孤城月下    

      “真沒想到你竟然能突破至靈龍境中期!”饒是那黑衣男子自負天資聰穎,然而也是做不到能夠在短短幾天里便是突破了一個小境界,幾天前,他可是明確的收到了牧魂月僅有靈龍境初期的情報,不過,現今看來,他似乎低估了這個能從北夜姜王手中逃脫的少年。

       幾天前,在牧魂月剛來到江南閣時,黑衣男子便是接到了指令,指令的內容便是不惜一切代價,務必擊殺江南閣天陣一脈的弟子牧魂月,這讓得黑衣男子也是一頭霧水,打聽之下這才發現,這牧魂月竟然已是北夜王朝一號通緝犯,并且據傳聞說,那少年還是從姜王手中逃脫掉的。

       接到指令后,黑衣男子這才收集牧魂月的信息,直到今天索性起了殺機。

       此刻,二者相距十丈左右,空氣中兩道凌厲的目光劇烈碰撞在了一起,一時間連氣溫都似乎降至了冰點,那黑衣男子周身殺氣凌然,先是用手擦去了臉上留有的一絲血跡,接著,面色極為冷冽,嘴角擠出了一抹笑容:“身手不錯,同境界中能夠躲開聚靈成劍術的人可是不足一掌之數,而且你還是第一個能就地反擊,傷到我的人?!?br>
       聞言,牧魂月同樣回了一個微笑,接著眸光稍稍凝視道:“哦?這么說我還真是感到榮幸之至嘍,閣下精通劍術,想必在那劍道一脈也不是無名之輩吧!”

       牧魂月再次試探了一下,對方不僅精通聚靈成劍這等高階術法,而且對敵又這般大意輕狂,嬌縱之意瞬間顯露無疑,想必這黑衣男子在劍道的地位也不會太低。

       “牙尖嘴利的家伙,即便你知道我是劍道一脈的人,那又如何,能夠讓我認真起來的人,你足以自豪了!”黑衣男子嘴角帶著冷冽的笑容,語氣平淡的說道。

       “果然是劍道一脈的人!”牧魂月心中有些打鼓,他并不是懼怕對方,而是擔憂對方到底為了何事竟然能不念同門手足一定要擊殺自己,難道在那江南閣劍道一脈也有北夜皇室的人。

       一念至此,牧魂月周身的靈力泉流不由瞬間暴涌而出,一股奔騰之力旋即蔓延開來,似若燃燒了虛空,一時間一個青澀的少年卻是變得極為恐怖起來。

       一股肅穆的殺氣油然而生,朝著那黑衣男子便是席卷而去,對于北夜皇室之人,牧魂月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,那就是“殺無赦!”

       牧魂月驟然凝聚而起的殺意,讓得那黑衣男子也是一陣頭皮發麻,究竟誰是獵物,誰又是獵人,怎么眼前這個弱不禁風的少年會擁有這般強烈的殺意!

      “哼!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!”雖然嘴上這般說道,但那黑衣男子的心中卻是隱隱有些不安,但那一絲微弱的不安倒是被男子按捺了下來。

      周身的靈力讓得牧魂月的戰力變得極為驚人,下一刻,當少年將那奔騰的靈力全都包裹在一拳之上時,身形也是在那一瞬間暴掠而出,竟是準備直接赤手空拳硬憾那黑衣男子。

      “找死!”瞧得牧魂月直接暴掠而出,一拳徑直瞄準自己的額頭,那黑衣男子不由譏諷了一聲,這般無腦子的魯莽舉動,簡直就和找死沒有半分區別。

      牧魂月的一拳帶著一陣劇烈的拳風奔騰而至,只見那黑衣男子右手也是微微抬起,而后一道光劍般的存在,便是在那掌中急速凝聚而出。

      “去吧!”男子縱身一躍,先是向后暴退了數丈之遠,與牧魂月稍微拉開了距離,而后手臂一甩,那道光劍便是向著牧魂月的腦袋爆射而去。

      “沒腦子的蠢貨,本來還想多玩一會兒,真是可惜??!”黑衣男子看到牧魂月竟然沒有絲毫的退縮,繼而發出了一抹冷笑,想與那光劍直接硬憾,在他看來根本沒有一絲活路。

      下一刻,牧魂月靈力涌動的一拳便是與那光劍硬撼在了一起,兩種不同靈力的劇烈碰撞,瞬間便是發出了轟鳴般的響聲,繼而兩股小型的靈力風暴在那空間中暴掠開來,激起了一陣不小的烈風。

      這種激烈的場面也就持續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,而后,只見牧魂月身形微微一震,接著丹田氣海中的靈力泉流竟然又是暴涌而出,為那一拳再度加持了力量。

      “轟!”

      那道威力不俗的光劍維持了一小會,接著劍身開始慢慢出現裂紋,隨即便是崩碎開來,化作了漫天的靈力碎片,而那道瘦弱的身影也是在那一瞬間向著黑衣男子迸射而去。

      光劍的驟然崩碎讓得黑衣男子也是一臉的懵逼,雖說自己的這一手聚靈之術還差些火候,但也絕非是一個靈龍境中期的小子便能破解的,而且,牧魂月靈力的補充量似乎早已超出了中期的量,這讓他極為不解。

      “難道這個家伙的修為是靈龍境后期?”心中剛一出現這個震驚的想法,黑衣男子便是否決了,短短幾天想要突破兩個小境界,那是絕不可能的,隨即,黑衣男子便是猜到,牧魂月的靈力補充能力起碼要比一般人快上兩倍以上。

      在黑衣男子心念流轉間,只見牧魂月的一拳再度襲來,而牧魂月整個人的速度隨著周身靈力的暴涌,再度增幅了不小的力量,一時間讓得擁有靈龍境大圓滿修為的黑衣男子退無可退。

      轟!

      黑衣男子瞧得自己避無可避,索性雙臂格擋架在了胸前,而后牧魂月的一拳便是硬生生的打在了那雙臂的中央位置。

      一陣極為猛烈的沖擊力竟是震得黑衣男子喉嚨中一口血液噴出,而后連身形也是被反震之力轟向了數丈之外,直到背部砸在了一棵大樹上時,這才停了下來。

      “北夜皇室的人,都像你這般弱嗎?”牧魂月退了數步之后,眸光中卻是不帶一絲情感,而后淡淡道。

      “好!本來還想看看你身上到底有何秘密,竟然連姜王都是親自下了諭令,不過現在看來,沒那個必要了!”黑衣男子瞧得牧魂月這般說道,先是瞳孔微縮有些吃驚,但隨即便是露出了面目緩緩道。

      黑衣男子并沒有掩飾什么,他本來就是北夜皇室派入江南閣劍道一脈的內應,如今被識破了,也在他的意料之內,就算牧魂月告發了他,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,江南閣也不會對于一個精英弟子下手。

      用手捂著胸口,黑衣男子緩緩站了起來,現在的他必須要速戰速決,否則引來天陣一脈的人,那就得不償失了!

      隨即,那黑衣男子腳掌猛然跺地,而后丹田內的靈力也是噴涌而出,接著有著五道光劍從身體中游走而出,繼而驟然借著樹干的反彈之力向著牧魂月便是暴掠而去,顯然這一次,他要動真格的了!

      牧魂月瞧得黑衣男子終于認真了起來,面色也是浮現了一抹凝重,隨即周身的靈力泉流也是在一瞬間凝聚成型,赫然是五道冥月斬!如今的牧魂月修為已經踏入中期,因而第五道冥月斬也是凝聚而出。

      黑衣男子看到這一幕后,身形旋即向著牧魂月暴掠而來,那速度較之先前也是增加了不小,接著身邊游走的一道光劍便是向著牧魂月爆射而去。

      眼眸微縮,少年卻是沒有后退半步,這般正面襲擊他還是可以躲得開的,而后腳掌轟然跺地,靈力再度奔騰而出,身形向著空中一躍便是順利躲開了第一道光劍的攻擊。

      咻!

      第一道光劍徑直從牧魂月的背部下方急速穿梭而過,那光劍距離牧魂月的身體約莫還有著兩寸的距離,然而那鋒利的劍氣卻是直接劃破了少年的衣服,一道血紅的口子從少年背部綻裂開來。

      “好厲害,明明已經躲開了,竟然還是被傷到了!”牧魂月瞧得背部被劃了一道口子,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,江南閣劍道一脈的實力真是名不虛傳。

      光劍劃過后,牧魂月的神識卻是沒有絲毫放松,而是一直追蹤著那光劍的軌跡。

      “不好!”一絲涼意猛然涌上心頭,那一道從少年身邊劃過的光劍卻是沒有轟向地面,而是再度回旋而來,直奔牧魂月的后腦飛奔而來。

      風馳電掣,一瞬間的生死存亡讓得牧魂月才清楚的意識到二者的修為差距。

      “來不及了!”牧魂月暗嘆了一句,而后身邊的五道飛斬也是在這一刻激發出去了一道。

      轟!

      光劍與那冥月斬的對轟,瞬間爆炸開來,爆裂的靈力氣浪奔騰而至,牧魂月的胸口被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,不過少年的周身依舊維持著四道冥月斬。

      那光劍不論是速度還是殺傷力都讓得牧魂月心驚肉跳,在這種時刻一旦周身的冥月斬消失后,少年必然會被擊殺,因為生死危機之際,他根本沒有時間來凝聚下一道飛斬。

      “躲過第一道,你還能躲過第二道嗎?”那黑衣男子嘴角同樣帶著血跡譏諷了一聲,而后,第二道,第三道光劍便是向著牧魂月奔騰而至。

      “嗜血追蹤!”牧魂月心中驚嘆道,這黑衣男子的聚靈成劍術已經到達第二個境界了。

      第二道,第三道光劍即將奔騰而來,然而少年的心中卻是焦急萬分,因而即便他能躲開,但只要不將那光劍擊碎,他的處境便是每況愈下。

      “不行,必需要為冥月斬增幅靈力!”一念至此,牧魂月迅速從丹田氣海中提取靈力,然而這般慘烈的對戰中,少年丹田中哪里還存有半絲靈力。

      眼瞧那光劍飛奔而至,牧魂月心頭一緊,緊接著便是從那枚“將魂令”中吸取了一股精純的紅色靈力。

      轟!

      一身紅色的靈力瞬間便是從少年周身暴涌而出,牧魂月心念一轉,那奔涌的紅色泉流便是向著四道“冥月斬”凝聚而去。

      右手一甩,兩道“冥月斬”便是向著那兩道光劍飛奔而去。

      轟!轟!

      在紅色靈力的增幅下,那兩道光劍瞬間便是被轟的一干二凈。

      眼前的這一幕,那黑衣男子也是滿臉的震驚之色。

      “怎么會有紅色的靈力?”黑衣男子隱隱感到一陣莫名的危機降臨,而后身形旋即向著身后暴退,而后腳掌借助樹干的反彈,轉身激發出了最后兩道光劍,而后身影便是消失在了樹林中。

      兩道光劍威力卻是不俗,然而牧魂月將那剩余的兩道冥月斬瞬間擊出,那光劍便是再度被轟碎了,而后“冥月斬”顯然還有著后頸之力,不過最終皆是化作了漫天的暴亂的靈力,最終消失在了空間中。

      牧魂月抬起占有血跡的手掌,而后細思極恐起來,那紅色的靈力的力量似乎比普通靈力要強上至少幾倍之余。

      一時間,少年的眼瞳卻是再度火熱了起來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6】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-5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大本营团队注册网址 明天股票开盘吗 今天为什么股票下跌 股票如何融资 唐山港股票行情查询 上海证券综合指数 趋势股票分析软件 梦舟股份股票 最近大涨股票 股票开盘竞价规则 2020年中国股市暴跌